文劣昂

★★★高亮★★★点开★
会写seventeen
会写天子 签证
会写祺泽 逸泽
会写nine percent
会写oner(可能)
会写Awaken-f

【农鬼】梦中的明天


‍*在今天的梦境中可以体会明天的事情。

00.

“爸爸!爸爸!你知道我的生日愿望是什么吗!”

那个‍‍‍‍一脸单纯,头上戴着劣质的纸质生日的小王冠的男孩,吹灭了眼前桌子上蛋糕的蜡烛,转身明亮的眸子与那高壮的男人说话。

“‍‍其实我的愿望很奇怪啦~我,我希望,我可以预知未来!”

男孩的父亲宠溺得笑了笑,揉了揉男孩的头,“那琳凯为什么要许这个愿望呢?”

王琳凯被父亲抱起来,“因为,这样,我就可以保护其他人了吧!”

他父亲在王琳凯脸上亲了一大口,“嗯,我们琳凯真乖~”

“爸爸,以后我来保护你,保护每一个人!”

“你要说话算话哦~”

“我一定会的!”

01.

王琳凯第52次再看到他六岁生日时的视频依旧觉得自己很SB。

好端端的许这个愿干嘛啊。

而且为啥这个愿望会实现啊?

王琳凯把播放视频的手机扔在桌子上,烦恼地抓了抓头发。真烦,睡觉去。

在梦中度过第二天什么的,真的很烦。

但愿梦里没有那么多坎坷!

02.

“今天是小鬼的生日哦!”

范丞丞举着一个大袋子站在小鬼面前,

“我们都来给你庆生啦!”

小鬼安静地坐在位子上,看着范丞丞身后的六人。

陈立农没有来。

小鬼的眼眸那一瞬的黯淡,难以捕捉,但是眼尖的范丞丞观察到了。

范丞丞笑了笑,问,“小鬼不开心吗?”

小鬼看着他们关照的神情,敷衍道,“没。”

范丞丞把那大袋子放在桌子上,“那我们就吃蛋糕吧!”

小鬼突然问,“农农呢?农农……没来吗?”

开蛋糕盒的范丞丞动作顿了顿,“他啊……”范丞丞对小鬼笑了笑,“我不知道噢~或许你可以问问子异,他们和农农,比较熟。”

小鬼听出来了范丞丞刻意强调的“比较熟”,他心里暗自笑着,果然还是小孩子啊,言语中总是包含了一切的情感。

农农和子异非常熟,这点小鬼自然清楚,无因果的暗恋,是最困难的。

原本一旁玩手机的蔡徐坤走到小鬼身边的位置坐下,“琳琳,咋了,蛋糕都不吃?”

小鬼从失神中醒过来,看着范丞丞给自己切的蛋糕,有许多小葡萄和果酱粒,还有那白色奶油上的大大的爱心最为显眼。

尤长靖突然凑过来,“哇噻~小鬼,丞丞对你真好~还有草莓酱的爱心耶~我可以尝一口嘛?”

一旁与justin嘻戏打闹的范丞丞大喊,“尤长靖!不许次!你去找林彦俊去!”

尤长靖翻了个白眼走了,一旁的蔡徐坤突然搂住小鬼的肩,“农农会来的。你先吃,或者先切给他一块蛋糕。”

小鬼的双眼似乎突然明亮起来,他笑了笑,“坤坤,我不想吃~你帮我吃了呗~”

蔡徐坤实在抵抗不住小鬼的撒娇,揉了揉他的头就把范丞丞给小鬼切的蛋糕吃了。

小鬼切了一块很大的蛋糕,还捞了一些王子异碗里的水果和朱正廷手里的果酱。

小鬼拿着果酱不知如何下手,想了想还是放弃了桃心。

加油。小鬼挤了这两个字,陈立农正好赶到,“不好意思啦!我迟到了~”

小鬼走上前搂住陈立农,“Bro,迟到了要惩罚吧!”‍‍‍‍

小鬼示意别人起哄一下,那两个xxj就过来挂在小鬼身边,“惩罚是一定要的!”justin这么说到,范丞丞默契地接上,“喝酒吗农农!”

小鬼推开范丞丞和justin,“去去去,农农还小呢!”小鬼将蛋糕给了陈立农,“你的蛋糕。”

陈立农看着蛋糕上歪歪扭扭的“加油”两个字,再看看小鬼微红的耳朵。太可爱了吧,万一被别人抢走怎么办?陈立农笑得眼睛都弯了,“小鬼给我切的吗?果酱也是小鬼挤的吧?谢谢啦!”

小鬼没想到陈立农猜出来了,他耳根子更红了,“啊?啊……没事,那啥……要加油啊!”陈立农怎么能笑得那么犯规!可恶!我脸是不是红了啦……‍‍

陈立农看着脸红的小鬼,忍不住揉了揉小鬼的头发,“谢谢哥哥。”

03.

小鬼醒了,他在梦中度过了今天。

他翻身下床洗漱,吃早餐,换衣,准备完毕后他的助理和他一起赶通告去。

今天nine percent九人给我过生日,还有两个广告拍摄。小鬼坐在车后座,看着禁闭的车窗外被车窗覆盖了一层浓厚黑色的景物。

看着心里很闷,而且头很晕。

小鬼在盯着窗外看了五分钟后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他很懵,为什么自己十几年前奇怪的生日愿望会实现,刚开始的他感到惊奇有兴奋,而现在的他已经厌倦了,这个东西给他的唯二好处就是,可以改变对自己不利的局面,还有可以多见见陈立农。小鬼想着想着笑了,暗恋,真辛苦啊。

还是一样的场景,一样的流程,范丞丞拿来的蛋糕,缺席的农农,蔡徐坤的温柔照顾,小鬼装作吃惊的样子,但他骗得了全世界骗不了自己。重新上演的戏码,不会让人有第一次的纯粹情感,至少小鬼不会。

今天,也是百无聊赖的一天。

04.

在真正的5月20日的晚上,小鬼向陈立农表白了,虽然只是梦境,但是小鬼也是借着醉意才说出口。

小鬼趴在桌子上‍‍,醉酒的他低喃着,陈立农坐在旁边静静地看着他,他的手摸过小鬼发烫的脸颊,粉红的耳朵,敏感的脖颈,最终还是将手落在小鬼的头发上轻轻的揉了几下。

小鬼慢慢抬起头‍‍,陈立农的脸在他眼前,近在咫尺,小鬼就直接吻了上去。

小鬼醒后回想梦里的事情,脸红成了番茄。

那今天跟他表白吧。

互相暗恋,真的是很幸福的一件事。

05.

陈立农和小鬼在一起了,nine percent里又多了一对情侣,范丞丞和Justin在伤心喝了酒被朱正廷拉回去教训之后,他们俩好像又亲近了许多,蔡徐坤依旧照顾着小鬼,心情还是一样的心情,但是大部分要给予的关心小鬼早已拥有了。蔡徐坤远远地看着陈立农和小鬼在一起时,小鬼久违的,真实的笑颜,自己是比不上陈立农的,我能为琳琳做的,农农已经做了。王子异本来就只是安分地单恋,如今仿佛戒了情欲,真要成一尊佛了。

小鬼的梦境依旧在延续,小鬼觉得自己就像活了一模一样的两世,也不是不好,毕竟活的长久不是坏事。

小鬼梦境的秘密,依旧一人独享,反正他不再是以前的孤独的小孩了,他有陈立农了。

“农农,你说,要是你有预知第二天会发生什么的能力,你会开心吗?”依偎在陈立农怀中磕瓜子的小鬼突然问他。

“啊?”农农吸了一口冰可乐,“那样不好吗?预知未来耶~”小鬼猛地摇头,“不是,我是说,那种,例如今天你会在梦境中度过明天,而且明天你还要再来一遍。那样不会很烦吗?”

陈立农夸张地“哇”了一声,“那样其实很烦,但是是我的话,也会很开心的!因为能和哥哥多相处一天啊……哥哥怎么会想问这个?”陈立农抚摸着小鬼的头,习惯嘟着嘴,“哎呀,最近看了一个帖子,好奇也想问问你啦……”

06.

小鬼头一次做了噩梦,那辆刹车失灵的出租车就那么径直朝陈立农驶去,陈立农只把小鬼推开了。

“哥哥?你怎么哭了?”坐在床上的小鬼听见了熟悉的声音,他连忙爬起来抱住了来人,陈立农被突如其来的拥抱吓了一跳,“哥哥,你……”

小鬼打断他的话,“农农,我们会不会一直在一起?”

陈立农拍拍小鬼的肩,“会的。”他感受到肩上的湿润,他第一次意识到,小鬼也会哭。

自从他遇见小鬼之后,他从没见那双迷人的眼睛流下过眼泪。

“哥哥,我一定可以保护你的。”

“嗯。”

07.

小鬼知道,今天是他的最后一天。

车祸无法避免,那就换个人替农农死。

陈立农手中拿着王琳凯写给他的信,颤抖的手紧攥着泛黄的精美信纸,滴下的泪水差点讲钢笔字迹晕开,陈立农赶紧擦掉泪水,努力的平复情绪。

“亲爱的陈立农先生:

         你好!我是你的男朋友王琳凯。

        可能现在我已经死了吧,或者吊着最后一口气苟延残喘?

         你应该不知道吧,我之前与你说的,在梦中度过第二天,是真的 。你知道吗,我昨天梦到你死了,也是今天那辆绿色的刹车失灵的出租车,所以我早上哭是因为那事儿。我知道,车祸不可避免,所以,我想了一个绝妙的好办法!我替你死。我也不愿再活着了,救你一条命,也能攒攒阴德。

         没时间啦,真的,我要走了,你在等我呢,
         我爱你。

          对不起。 

               日期就不写啦,我不希望你记住今天

                                                   王琳凯”

祺泽/逸泽 《梦》

祺泽应该是HE
逸泽BE

01.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一个人,总是出现在我的梦里。

他对我笑着,可是眼中却满是泪水。
他的脸,看不清。

他说
“天泽,我爱你。”

02.
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自我那天醒来之后。
只有身边的一个男生陪着我。

他叫敖子逸,
长得很好看。

而且很会照顾人。
不过貌似只会照顾我。

03.
我失忆之后,身边就只有敖子逸了。

他告诉我,我叫李天泽。
我问他,以前我们是什么关系。

他没有回答太多,“一种......很好又很不好的关系。”

......什么鬼啊,,,

04.

现在我明天都会梦到一个男生,
他说,“天泽,我们终究不太正经。”
他说,“天泽,我爱你。”

我问敖子逸,我以前认识他吗?

敖子逸尴尬地笑,应该...认识吧。

之后我也问不出来什么了。

05.

我好像越来越明白我的梦里那个人和我的关系了。

他叫马嘉祺,是我的男朋友。

我没有告诉敖子逸马嘉祺的事情。
敖子逸貌似对马嘉祺很讨厌的样子。

他对我说,做梦的一切都是不真实的,再做什么奇奇怪怪的梦,不要理它。

我假装答应下来。

06.

敖子逸带我去认识一个人,

宋亚轩,听名字就很可爱。

见了他本人......
果然很可爱啊。

比我年龄大还比我矮。

日后我一般就和宋亚轩处在一起,反正敖子逸也没空陪我。

记得有一天宋亚轩出门买东西,我去他房间。
在一个隐秘的小角落翻到了一样东西。

两条手链,都挂着一个小牌子,一个刻着“褀”,一个刻着“泽”。

马嘉祺和我,准没错了。




那种感觉真不好受,全世界都知道我的秘密,就我一个人不知道。



07.

我去找了敖子逸,
“敖子逸,马嘉祺到底和我是什么关系。”

敖子逸脸色突变,“你怎么知道的?!”

“敖子逸,骗人很好玩吗?”

他不说话了。
我见也一个问不出来什么了,转身离去。

他突然抓住我的手,猛的紧紧抱住我“天泽......对不起。”

我用力挣脱他的怀抱,“敖子逸,我知道的,你不会让我伤心,对不对?”




他就是一个懦夫。

不留给他任何机会,我要去找寻真相了。


08.

我跟随梦里的记忆,找到了马嘉祺的学校,
我去了学校档案室,查找马嘉祺的班级,却没想到看见了我和敖子逸的名字。


我和敖子逸,马嘉祺是一个班的。


可是又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敖子逸不让我知道关于马嘉祺的事情。

“李天泽?”门外有人在叫我,我回过头,“你怎么回来了?”

09.

那个人叫丁程鑫,也是和我一个班的。

他告诉了我很多。

我和马嘉祺确实是情侣,但是马嘉祺的家人不同意,他就和我说,两个男生不正经。我们分开了。

还有,马嘉祺死了,丁程鑫说他也不知道死因,只知道他一直不来上学,问了敖子逸才知道他去世了。

看来果然还是要去问敖子逸啊。

10.

我晚上没有去敖子逸那里,我去了宋亚轩那儿,敖子逸居然已经等在那儿了。

他轻轻地抱住我。
我没有挣脱。

“天泽,我喜欢你。”

我吓了一跳,推开了他。

我现在一心想着马嘉祺的事情,我好像喜欢上了马嘉祺。
可是我本来是有点喜欢敖子逸的啊。

11.

敖子逸告诉我了。

马嘉祺将我救下,自己倒在血泊中。

很狗血的剧情。

12.

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马嘉祺死了,我失忆了,后面balabala的一大堆奇奇怪怪的。

我害怕,马嘉祺会离我而去,而且我知道了,敖子逸喜欢我。

今天马嘉祺跟我说,“天泽,我们终究不太正经。”

我堵住了他的嘴,
他惊讶于我的主动,

我说,“人生只有一次,爱的人就不要放开了。嘉褀,不要走,好吗?”















“好。”

13.

至少是敖子逸的喜欢,让我有勇气面对马嘉祺的拒绝罢。

亓桃/敖桃/伍醉 《不想爱》05

他在天台上,迎着冷风,一遍又一遍念着那人的名字,

“伍扬,伍扬。”

他犹豫片刻,拿起放在身旁的酒。

也不知道喝酒之后他会发什么疯。

管他呢,
他心想。

——

半个小时,陶醉的脸喝得泛红,迷迷糊糊的。

陶醉把酒瓶扔了,走近栏杆。

“啊!!!!!!!”

陶醉伏在栏杆呐喊。

“伍扬!我爱你啊。。。”

“你为什么又消失不见。”

“为什么……”

陶醉倚着栏杆慢慢跪下,脸上淌着泪。
也没再说什么。


——
我很晚才来公司。

才发现陶醉不在。
没找到陶醉。

我急疯了。

当我风风火火急急忙忙在公司里寻找,走过天台。

“伍扬,我爱你。”
醉醉。

他说什么?
他爱我?

醉醉……

“你为什么又消失不见,为什么……”

脑子里的弦崩断了。

他还说了什么其他话云云。
我没听。

我慢慢走进去——

“醉醉。”

他猛的回头,眼中闪着泪光。

我走过去,轻轻抱住他。
“醉醉,别离开了。”

他刷的一下哭出来。

我低下头,对着他抬起的脸。

“噗,”

他冷的瑟瑟发抖,鼻涕不知是哭的还是吹的乱飞。
我脱下外套,罩在他身上。

“傻子。”

——

简亓拿起手机,拨了星号第一位的号码。

那人很快接了,
“喂?”

简亓听到她的声音,平平淡淡,没有一点情感。

“陶桃。”
那人顿了顿,“简亓。”

“你在那边,还好吗?”

“非常好。”

“宋玄想你了,也……想,敖三了。”

“嗯……我是不打算回去了,给宋玄说一下,我年中回来看看。”

“哦……好。”

一阵沉默。

陶桃打破了沉默,
“还有其他事吗?”

“桃桃……”

“叫我陶桃。”

心凉了半截
“……陶桃。你和敖三……”

“很好,我现在没空,可以挂了吗?”

“随……” ‘你’字还没说出口,电话就挂了。

简亓的一点点希望完完全全破灭了。

就像沉入深海。







——

[一切都是借口,只不过是我对你的爱的救赎。]

“陶醉,我骗了你。”














乱码一通。。。











                                                                                             —tbc—

亓桃/敖桃/伍醉 《不想爱》 04

伍扬&陶醉の陈年往事(略写?????)

——
“学长......”

陶醉在学校中央那棵樱花树下,

他第一次见到伍扬。

“你叫陶醉?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伍扬的无可挑剔的笑容让陶醉差点失了理智。

“嗯...呃,你好。”

“你在新生大会上的发言我听见了。”

伍扬标志性的笑容,陶醉不禁心动不已。

“啊...谢谢。”


伍扬的声音轻轻的,“你喜欢音乐?”

“嗯。”陶醉耳朵都红了。

“好巧,我也是。”
“所以,我们交个朋友吧。”

伍扬温柔的语气简直让人无法拒绝,“嗯,好啊。”
陶醉欣然答应。

——
“学长,你为什么喜欢音乐?”

两个人在音乐室里,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看着天边渐行渐远的晚霞。

“我啊,”伍扬的侧脸,在余晖的光晕下,十分梦幻。“因为......”

伍扬转过头来。

“因为你呀。”


陶醉的脸“唰”地红了。“你,你不要开玩笑。”

伍扬笑了笑,“嘁,我......是因为小时候听过一首歌吧。”
陶醉歪歪头,“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


“伍扬......”
我喜欢你。

他终究还是没能说出来。

“怎么啦?”

“没什么......”




——

“陶醉。”

在大雪中,两个屹立在风雪之中的人,大街上没有任何人了。
一人把自己的围巾也环上给了另一个瑟瑟发抖的人。
只见那人说了什么。

突然安静。

“我喜欢你。”
“好巧,我也是。”

——
陶醉和伍扬在一起之后,他感觉和伍扬的关系更加僵了。

为什么会这样呢?

陶醉去找了那人。

“伍扬,”声音苍白无力,“你真的爱我吗?”
伍扬不解地问到,“当然爱你了,怎么了?”

陶醉神情恍惚又疲惫。
“我感觉你离我越来越远了。”

伍扬惊讶地看着陶醉,他的脸上没有了昔日的鲜艳光彩,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悲伤。

“醉醉...”
“伍扬,我和你在一起后你好像忽略了我,你总是把我晾在一旁,对我不管不顾。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你表达爱的一种方法,我受不住了。伍扬。”

伍扬的神色冷了下来,“所以呢。”

陶醉闭上眼,“伍扬,我们分手吧。”
说完转身离去。

伍扬抓住陶醉的手腕,“醉醉,不要。”

“我可能真的忽略了你,对不起。我真的很爱你。你在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好好爱你,好吗?我一定会珍惜你,呵护你,好嘛?醉醉。”

一直背对着伍扬的陶醉转过身来,眼中满是泪花。

“最后一次哦。”
“嗯,最后一次机会。”

伍扬把陶醉紧紧拥入怀中,“不要走了,醉醉。我爱你。”

——
“伍扬~”
陶醉轻快的声音传来,伍扬正坐在沙发上悠闲地摆弄着手机。

伍扬听见后,放下了手机,陶醉就扑了过来。

伍扬张开手,陶醉扑进他的怀中,然后把他死死的圈在怀里。

伍扬宠溺地笑笑,揉了揉陶醉的头发,“你啊,不怕压死你最爱的男朋友?”
陶醉窝在伍扬怀中撒娇似的说,“我才没有那么重呢,哼!”

伍扬面对陶醉也是无可奈何,他不能对他发脾气。

“醉醉,我爱你。”

“你有病吧。”陶醉蹦蹦跳跳的走开了。


“我有病,你就是我的药。”

——
“伍扬,你在哪,一年了。”

陶醉毕业一年了。
伍扬离开他也一年了。

陶醉每一天都会给他发一条短信,

“伍扬,你在哪?”

像是石沉海底的信,遥遥无期。

“伍扬,我想你了,我好爱你啊......”

——
陶醉的毕业典礼,伍扬没来。

拨过去的电话只有无尽的“电话已关机。”

“伍扬,你怎么还不来?”
“你要抛下我了吗?”

陶醉一个人跑到偏僻的地方,他慢慢蹲下身,眼泪不禁夺眶而出。

“伍扬......你混蛋.....”
然而他说什么伍扬都是听不到了。


“伍扬,你在哪?”
——
两年后,陶醉因为机缘巧合进了一个公司,
深度发觉。

他不知道老板是伍扬。

伍扬却发现了他。



陶醉探身对身旁的同事问到,“这个公司老板是谁啊?”
那个同事吃惊的望着他,“你竟然不知道?”
陶醉点点头。

“老板啊,可大来头了。”
“知名音乐人——”

陶醉愣住了。

“伍扬。”

陶醉一脸不可思议,“伍扬......真的是他?!”

那个同事点点头,“是的肯定没错啦。”
陶醉低下了头,沉思了一会儿,“他办公室在哪?”

“出门直走转三个左弯一个右弯最里头就是。”

“好,谢谢。”

陶醉疾步走去。

伍扬,我明明准备忘记你了,为什么你又出现了?

——

“姐,我找到伍扬了。”

陶醉在电话里对陶桃说到,

“他是我新公司的boss,我去找他了,没找着。”

“所以呢?”
陶桃不解道。

“我要找他!一定要把他找到。”

——
陶醉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和伍扬重逢。
当真正见面时,却没想到是这样一番场景。

陶醉是在大街上遇到伍扬的。
两个人面对面,就这么尴尬的站着。

伍扬先开口了,“那个...好久不见,要不去坐着聊一聊吧。”

两人就在咖啡厅里,静静地喝咖啡。

陶醉放下杯子,“伍扬,当初你为什么要走。”
伍扬也放下了杯子,“醉醉,不要再问这个问题了,好吗?”

陶醉淡淡道,“为什么,凭什么,你就这样一声不响地走了,我一个人苦苦等了那么久,好不容易遇见你,可以好好问问你,你却说不要问?”

伍扬没有应答。

陶醉的脸上淌着泪水,“为什么,你凭什么。”

伍扬突然抱住了陶醉,“醉醉,对不起,对不起。”
陶醉推开他,“我可以原谅你,但你要告诉我为什么。”

伍扬说,他之前做一个项目,失败了,欠了一屁股债,他不想连累陶醉,才选择了离开。

陶醉站起来,大吼,“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在你心里这么软弱吗?”
整个店里的人刹那间注视着陶醉。

伍扬把陶醉拉下来,“醉醉,我很爱你,所以我不想让你为我劳累,你也该理解理解我啊。”

陶醉激动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伍扬,我原谅你了。但是......我们还是当普通朋友吧。”
伍扬没有反对,“一切随你。”

陶醉刚准备离开,突然站住。
“伍扬...我们就当互不认识,好吗,我已经不爱你了。”

伍扬的脸色冷了下来。

“好。”
——

直到陶醉发现自己喜欢伍扬,待回复时第二天。

伍扬又消失了。


陶醉不想再这样了。
“伍扬,你再躲我......”

“就永远不要再见面了。”







————
写完03才想写伍醉的曾经emmm

亓桃/逸桃/伍醉 《不想爱》03


要开始写亓敖桃三角的线了( ‘-ωก̀ )

耶✌

————


“醉醉,”

陶桃醉醺醺的声音从电话传到陶醉耳朵里。

“姐,你喝酒了。”

“嘁。”
陶桃不满地哼了一声。
“真无聊。”

陶醉笑了笑,尽是宠溺。

“姐,你和敖三在加州...开心吗?”

“嗯...”

陶桃喝了酒之后完全释放了自己,不像平常的雷厉风行的她,到像一个可爱的小女孩。

“开心啊,特别开心,他对我很好呢!”



“姐。”

陶醉抱着一丝希望轻声问到。他希望陶桃可以在醉酒之后敞开心扉,不过有可能陶桃也会因为喝醉了说不出任何话。

“嗯。”

陶桃的回答简洁明了。

“已经放下了,不会再念想了。”


“人最重要的就是珍惜眼前的一切,何必在留恋过去呢?”

这轻轻的一句话像巨石坠落在陶醉心底。

“敖三对我很好,我也很喜欢他。”
“好了,姐,你早点睡吧,我也睡了哦,晚安。”
“晚安。”

陶醉静静地躺在床上,静静地等候着明天的到来。

明天伍扬会给我答复吧。

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和伍扬的信息。

“嗯。”

他就回了一句话。

嗯。










公司

“哎,陶醉,你在做什么呢?”
正在闲逛的陶醉东张西望着。

“啊,我,我找伍总。你有见到他吗?”

陶醉笑着看着来人,“嗯...他没有来公司吧今天......”

“啊...”陶醉眼色瞬间黯淡下来,“好吧......谢谢。”

“嗯。”


人走了后,陶醉找了个地坐下。

伍扬,伍扬,你在哪?

你不会又像三年前那样?
我等不起了。


——
“三儿~”
陶桃甜腻的声音传到敖三耳朵里。

“桃,怎么啦?”

陶桃走近敖三身边,双手环住他的肩膀,“我们还回去吗?”
敖三把陶桃一个转手拥入怀中,“你想回去了?”
陶桃顺势把头埋进敖三的怀抱中,“嗯......我想醉醉了,难道你不想炫炫?”
敖三宠溺的笑了笑,“想啊,但是我也要给他一点空间吧。”

敖三把陶桃公主抱到床上,“好了,不早了,该睡了。”

“嗯好。”

陶桃在敖三面前像一个小公主,她活得很开心,很轻松,不像和简亓一起。

敖三会宠她,包容她。

可是简亓不会。


她爱得很累,所以她放下了,放弃了。

“三儿,我爱你。”
“我也爱你。”

——
简亓默默看着他和陶桃的消息记录。

两个月前。

他颤抖着打下了一段话。

“桃桃,你真的忘了我吗。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你总是放不下什么。你这个人很念旧。所以,你真的忘了我吗?你没有,对不对?你心里还是有我的。”

发送。

然后瞬间就有了回复。

“没错。”
“我放不下你。”
“但是我和你在一起很累。”

简亓吃痛着看着,眼中尽是悔恨——即使陶桃看不到。

“桃桃,我可以改。”



“不了,我再也不是你的桃桃了,再见。”



简亓愣了许久,也没有回复过去。

再见,我的爱人。








——
“简亓简亓,快过来。”

陶桃愉悦的声音甜甜的,那时的她,不像现在这般。

“怎么了?”简亓慢慢的走过去,“桃桃。”

陶桃拉过简亓,拍了一张照。
“简亓你看,多好看,我发微博咯?”

“嗯。”




“桃桃,桃桃......”

简亓回想以前的一切。

不过两年而已。
为什么?










你变成这样。


——
够了再写我要得抑郁症了?????

亓桃/逸桃/伍醉 《不想爱》02

心力交瘁的我不想发肉或写肉了
唉:-(

[肉依旧自己想]


陶醉从人怀中苏醒时天色也不早了。

陶醉看见床上粘稠的不明物和身边的人,还有大腿根穿至耳畔的疼痛。

他瞬间知道了是怎么回事。
他瞬间脸就红了。
他瞬间就炸毛了。

陶醉急忙跳下床,悄悄绕到另一边。
伍扬眼睑动了动,慢慢睁开眼,却看到一只想逃跑的陶醉。

伍扬猛的抓住了陶醉的手,然后往后一拉,陶醉顺势倒在他的怀中。

伍扬一个转身,把陶醉压在身下,凑近陶醉的耳边,“你醒那么早干嘛?昨晚不累?”
陶醉被这挑逗的语气弄得满脸通红,他推开伍扬抓起衣服跑了出去。




陶醉跑到了街上,不知道该去哪,家里面怕伍扬还在那里,公司也怕伍扬又去那,嗯......又没带钱。
他叹了口气,掏出手机拨打了宋玄的电话。

电话接通后,电话那头传来声声娇//喘。
陶醉愣了几秒,然后挂了电话。
“靠。”陶醉不忍骂了一句脏话。

一会宋玄给陶醉回拨了电话,“醉醉?”
陶醉冷脸说到,“做完了?”
“醉醉你听我解释QAQ”
“呵呵......”

陶醉来到了宋玄家里。

宋玄兴致勃勃的说到,“刚刚和我在一起的是我男朋友啦,他叫张专员,是飓风娱乐的记者,他......”

“够了!stop!”陶醉受不了了,怎么他身边全是同,宋玄张专员,伍扬,还有亓哥手下的那个大明星和他保镖。

“宋玄,我住你家里可以吗?”陶醉小声问。
宋玄到很爽快,“可以啊,这样就有人陪我玩了嘞。”

“那你男朋友呢?”
“不管他了。”
“我不妨碍你们做ai嘛。”

宋玄瞬间跳起来,“我我我和他没有在干什么啦!只只是他碰到我脖子而已嘞!”

陶醉一脸‘我懂得’的表情,“哦我知道了。”
宋玄炸毛,“你你不准乱说啊!”
陶醉以一个宠溺的表情结束了对话,“嗯嗯嗯,随你吧。”

宋玄嘟嘟嘴作生气状,“好啦好啦,”陶醉安抚到,“不说了好嘛?”
宋玄转过头,“那去买个冰淇淋!”
“嗯,好啊。”


深夜

宋玄已经窝在被窝中睡得正香,陶醉却坐在床边思考人生。

嗯......今天发生的事真的是太让人心烦了。
伍扬......
我居然还不是觉得他很坏?

难道......



我喜欢伍扬?




这个想法蹦出来时生生让陶醉吓了一跳。

不过他确确实实喜欢伍扬。








陶醉着实是个直接的人。

他拿起手机,给伍扬发了几条信息。


“伍扬......我喜欢你。”
“我到刚刚才发觉。”
“明天在公司你再回复。”
“再见,明天见。”




——
够了我不想再写了QAQ

偶不算乱炖吧。

鑫逸,鑫泽,逸泽,逸轩,逸霖,祺泽,泗源,轩源,源泽,达文,泗泽,霖文,文轩。

↑我喜欢的CP

😂😂😂是不是太多了。。。




亓桃/逸桃/伍泽 《不想爱》


有人说,人生中,最重要的,不过是一场恋爱。

陶桃想,恋爱啊。

真是个困难的事情呢。



人来人往的街上,你要是说,自己爱的那个人在人群中,你会一眼就发现吗?

简亓是会的。



他的眼神一下锁定陶桃,他努力想穿过人群,“陶桃!”

她没有动作,没有回应。

她突然就身体不稳了——她跌入一人的怀中。

敖三。




简亓定住了。
他真的没想到,完完全全没想到。

他以为陶桃是为了气他,分手也是因为想让他去哄。

她在那人怀中的笑容,简亓很久没见到了。




他转身离去,他没看到,她回头看着他,眼中尽是不舍。
“敖三......我是不是做错了。”





dark 酒吧

陶醉歪着头趴在桌子上 ,手没有力气地摆弄着酒杯。

一位服务生走过来,“先生,嗯......我们要打烊了,我打你手机的哪一个?”

陶醉靠最后的一点点清醒勉强说,“星号的...嗯,第二个。”

一会儿,伍扬来了,他见到醉得不省人事趴在桌上的陶醉,不禁笑了笑。
“陶醉?”

“嗯......伍总......”说完就又倒下了。

伍扬直接把他背到身上。
好重,还不如抱着呢,不过有人真讨厌。

伍扬把陶醉抱回他的出租屋,“......陶桃不在?”

伍扬把陶醉放下来,陶醉许是热了,手不停扒着衣服,露出来他精致的锁骨。
伍扬脸一红,连忙遮住他的衣服,陶醉却还是想脱了衣服。

伍扬干脆给他盖好被子就甩手走人,“嗯......”陶醉反手牵住伍扬的手,脸泛着红,看着有点色情。伍扬看着他裸露出来的身体,陶醉的身体很白,比一般女生白,却也没有达到奇怪的程度。

伍扬咽了咽口水,“这是你自找的。”
说完他扒开衣服,压上去......

我什么也不想说了。。。心疼

图转自QQ

快本之后有人说崽崽们蹭师哥热度吗,应该有吧,我突然好舍不得,他们可能会被说,我真的好自私,我不想他们上快本了,他们离梦想近了一点,但是他们也被慢慢的推上了风口浪尖。我多希望他们只属于我们,只是在长江国际十八楼,只是我们的十个崽子。心疼他们,被不明真相的人议论,我的崽崽们啊。